国际观察:北约“东进亚太”破坏区域和平稳定

北约日前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举行峰会。在美国操纵下,北约继续透过陈旧的冷战思维棱镜看待区域和国际热点问题,续推北约“印太化”进程,挑动阵营对立,为亚太区域和平稳定投下重重阴霾。

北约“东进亚太”是美国实施“印太战略”的关键一环。本届峰会继去年马德里峰会后,第二次邀请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领导人参加所谓“北约+4”会议,体现美国逐步将北约打造为实施美国“印太战略”的机制化平台之一,凸显美国操纵北约加快了“东进亚太”和北约“印太化”的战略布局。拜登政府在基本搭建完成“奥库斯”“美日印澳四边机制”等亚太小多边体系后,正在加力通过北约调动欧洲盟友向“印太”转移战略重心,深度捆绑欧亚盟友,共同为美国实施“印太战略”遏制围堵中国分担成本、减轻压力。自去年开始,北约明显加大与日韩澳新的安全合作力度,通过“量身定制的”伙伴关系计划在网络安全、海上安全、新兴技术、网络和气变等领域开展更密切合作,剑指中国的意味更加浓厚。

北约“东进亚太”后患无穷。作为冷战的产物,北约在冷战结束30多年后还继续存在,实质上是通过不断树敌和制造对立为自己续命,不仅不可能带来可持续安全,还给欧洲和世界制造数不尽的战乱和痛苦。放眼冷战后的北约历史可以发现一个基本规律,即北约越扩张,欧洲越不安全,世界越不稳定,乌克兰危机就是明证。可以预料,北约“东进亚太”会延续其一贯生战生乱的特点,在亚太区域内挑动更多矛盾和军事冲突,制造更大嫌隙与分歧,给全球经济复苏进程带来更复杂的不确定因素。

北约“东进亚太”破坏区域秩序。冷战结束后,尽管存在朝核问题、南海问题等棘手难题,东亚范围内却从未爆发任何一场大规模武装冲突,亦未发生任何一次难民危机。东亚长期和平的根源在于各国摒弃了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与零和思维,秉持开放与包容的理念,推进基于深度相互依赖和区域一体化的区域安全秩序。北约“东进亚太”恰要消解区域和平稳定的关键架构和积极因素,动摇区域秩序的根基,为其染指亚太提供更多机会和更大空间。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撰文妄称“欧洲的今天就是亚洲的明天”,完全不顾亚欧区域安全秩序建基于两种不同的理念和机制之上的事实,企图掩盖北约颠覆亚太既有秩序的战略图谋。

随着乌克兰危机的日趋长期化,北约靠东扩和穷兵黩武建立安全感的做法日益不得人心,再推“东进亚太”愈发暴露其战略野心,必然会遭到全球南方阵营国家的坚决抵制。面对日益复杂的区域和国际形势,亚太各国应看清北约“东进亚太”的真实目的和恶劣影响,更加自觉地维护区域和平稳定,始终保持战略自主,绝不能让本地区成为北约等外来势力肆意妄为的竞技场。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