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廉价无人机,美俄坐困愁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成梁】美国《海军时报》23日称,尽管美国海军驱逐舰在红海接连击落数十架也门胡塞武装发射的无人机,但美国海军水面舰队司令部司令麦克莱恩中将却充满沮丧情绪:“10年前,‘庞塞’号两栖登陆舰就开始测试激光武器,如今10年已经过去了,为什么我们仍然没有可以部署的东西?”

报道称,激光武器因为其低廉的作战成本被视为应对胡塞武装无人机的理想武器——由廉价零件组装的自杀无人机成本通常只有几千美元,而美国用于拦截它们的“标准2”防空导弹价格高达数百万美元,相比之下,激光武器每次发射的成本只有13美元。但让美国海军高层不满的是,该技术至今没有具备实战能力。早在2009年到2012年,美国海军就成功对早期的舰载激光武器系统进行过测试,并随后启动了多个激光武器项目,包括“海军光学眩目拦截器”和“海军水面激光武器系统-增量1”等。但如今美国海军与胡塞武装发生冲突时,这些激光武器仍不具备实战能力。

为应对廉价无人机而发愁的还有俄乌冲突中的当事双方。俄乌冲突开始后不久,双方就不约而同地发现了消费级多旋翼无人机在战场侦察、态势感知、侦察校射方面的巨大作用。当2022年底俄军大量投入自杀无人机/巡飞弹袭击乌克兰后方目标后,乌军则针锋相对地使用穿越机吊挂反坦克火箭弹头,追杀俄军装甲车辆。在2023年的战事中,依靠综合雷场阻滞、炮火拦阻、最后使用自杀式穿越机“补刀”,已经成为俄乌双方的标准反坦克战术。

面对战场上似乎无处不在的无人机,俄乌在前线配备了大量的反无人机干扰枪,它们专门用于干扰商用级别的旋翼无人机信号。例如在2023年的俄罗斯“军队-2023”展会上,俄军展出最新型T-80BVM主战坦克,除了在全身披挂“化石”重型反应装甲、用于防御自杀式穿越机从侧面或后方发起进攻外,还在炮塔顶部配备了“防波堤”无人机干扰器,据称可干扰1公里范围内的无人机遥控信号。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今年1月初俄黑海舰队演习中,也专门组织了使用“铠甲-S1”防空导弹系统实施的反无人机演习,近期还打算将新一代袖珍型反无人机防空导弹投入俄乌冲突进行实战测试。

但到目前为止,应对这些廉价无人机的手段仍存在多方面不足。首先是对此类轻小型无人机存在“发现难”的问题。传统的战场监视和警戒雷达往往会设置“速度门限制”,低于一定速度的空中目标会作为杂波滤过,目前廉价无人机等低空轻小目标往往会因此被雷达“忽视”,同时这类无人机飞行高度极低,目标反射截面太小,即使警戒雷达能发现目标,截获距离也往往太近,防空系统难以及时做出反应。此外俄乌冲突证明,雷达无法保持长时间开机监视状态,在复杂的战场环境中容易形成漏洞,从而让廉价无人机“钻空子”。

其次,现有的反无人机手段也存在各自缺陷。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国防概念与技术中心负责人布莱恩·克拉克表示,激光武器必须瞄准无人机并聚焦几秒钟才能产生足够的热量达到烧毁的效果,这意味着它一次只能射击一个目标,难以应对集群无人机来袭。而且海上常见的大雾或大风天气,也会影响激光武器的作战效能。2022年8月,美国“普雷布尔”号驱逐舰配备了专门为拦截无人机和小型快艇而设计的激光武器,但美军在2024财年的预算中依然为该系统的故障排除、可靠性提升等编列了大量预算,暗示其可靠性不佳。美国正在研制的高功率微波武器可以干扰或损坏无人机的电子设备,具备应对集群目标的能力,但它的相关技术仍不成熟,而且存在能量消耗大、储能装置笨重的缺陷,无法机动作战。

俄军给T-80BVM主战坦克配备的“防波堤”无人机干扰器在实战中表现一般,存在可干扰频段有限、启动后可能影响己方战车通信等问题。总之,怎样面对现代战场的廉价无人机威胁,对于各国而言是一个全新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