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截成本居高不下,全球部署受到影响,美国组织红海护航面临一堆难题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晨阳】为应对也门胡塞武装对“与以色列有关”船只的频繁攻击,美国宣布主导建立多国联合舰队以保障在红海地区的航行安全。但该计划刚提出没几天,就传出盟友间存在分歧的消息,并引来外界的诸多质疑。随着红海局势的持续紧张,这支联合舰队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也越来越多。

可动用资源远低于预期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25日分析称,美国宣布在“繁荣卫士”联盟框架下牵头组建多国联合舰队,为在红海地区航行的商船提供护航,但在这支联合舰队出动之前“就已经被严重削弱了”。报道称,也门扼守的海上交通要道——曼德海峡最窄处只有29公里,周围挤满了军舰,“来自至少12个不与红海相邻国家的超过35艘军舰,可以在不到24小时内抵达该海峡”。根据公开报道,当前英国导弹驱逐舰“钻石”号和法国护卫舰“朗格多克”号都在红海海域击落过“来自也门方向的无人机”,印度也专门派出驱逐舰“科钦”号和“加尔各答”号前往红海。但这些舰艇中,真正愿意听从美国指挥的并不多。

美国“动力”网站称,尽管五角大楼宣称已有“20多个国家加入红海护航联盟”,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能提供护航舰艇或其他主要资产”,许多国家只是象征性地派遣了少数人员。路透社称,法国在吉布提驻扎了1500名士兵,而且“朗格多克”号护卫舰已经开始为法国船只通过红海提供护航,法国方面明确表示“不接受美国指挥”。类似的还有意大利,该国正计划将“维尔吉尼奥·法桑”号护卫舰部署到红海地区,但意大利表示,这是该国原有计划的一部分,拒绝作为“繁荣卫士”联盟框架的组成部分参与护航。西班牙早先也明确表示,只会参加北约领导的任务或欧盟协调的行动,“我们不会单方面参与红海行动”。

美国海军学会网站23日称,当前美国海军已向亚丁湾派遣了“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打击群,有3到4艘美国导弹驱逐舰正在红海执行护航任务。根据美国中央司令部发布的公告,这些美国驱逐舰已经击落了数十架“也门方向飞来”的无人机以及多枚导弹。

半岛电视台表示,既然美国海军在该地区已经拥有大量舰艇,为何还要求其他国家协助?除了“避免表现得过于偏袒以色列”等政治性原因外,美国海军自身能动用的资源其实也远没有纸面上那么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此前的索马里护航任务对付的是只有轻武器的海盗,各国军舰主要以威慑性行动为主;相比之下,当前的红海护航舰队必须频繁拦截来袭的胡塞武装无人机,由于拦截成本较低的“密集阵”近防系统射程有限,只能提供基本的自卫能力,无法保护其他商船免受袭击,因此护航舰艇必须使用价值上百万美元的防空导弹拦截成本几千美元的自杀无人机。一名前五角大楼官员承认,“我们很快就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即使我们击落了胡塞武装的无人机和导弹,受益方还是他们,因为我们没有成本优势。”

“动力”网站分析称,美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和巡洋舰足以应对胡塞武装发射的自杀无人机或导弹,但如果将这些性能强大的主力舰艇大量用于红海护航,将直接影响美国海军的全球布局。美军在该地区还部署有多艘“旋风”级巡逻舰和更小的巡逻艇,但它们缺乏足够的防空能力,只能执行驱逐海盗和小艇的任务,难以保护商船免受空中袭击,因此美国需要盟友提供具备一定防空能力的舰艇。但当前只有英国和希腊公开表示愿意派出一艘驱逐舰和一艘护卫舰参加红海联合舰队。

此外,美媒还注意到,相比容易拦截的无人机,胡塞武装还公开展示过可以用于封锁曼德海峡的水雷、装有爆炸物的遥控自杀无人艇,以及各种反舰巡航导弹和反舰弹道导弹。要应对这些多样化的海上威胁,美国主导的多国联合舰队还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才能保证过往船只的安全。

具体护航模式未定

“动力”网站还提到,当前五角大楼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护航模式,也加剧了航运业界的疑虑。尤其是远洋商船体积大、速度慢、容易被发现,这使得它们极容易成为胡塞武装的目标。以往的经验证明,由少量舰艇为大型船队提供护航通过危险海域是非常有效的办法。例如在一战期间,采用这种护航模式的英美船队在横渡大西洋的过程中,只有不到1%的商船被德国潜艇击沉;二战中德国的水面袭击舰和潜艇攻击能力更强,但盟军的护航舰队仍保证了数亿吨的货物通过海运抵达英国和苏联。

报道称,二战后最大规模的护航行动就发生在周边海域:上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朗、伊拉克展开“袭船战”,大批外国船只在海湾遭到攻击,损失惨重。美国海军于1987年在霍尔木兹海峡展开护航行动,科威特和沙特等国油轮首先集结组成大型船队,在美军舰艇的护卫下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进入“安全海域”后,船队才解散。美军的护航行动从1987年7月持续到1988年9月,有效地阻止了伊朗对于霍尔木兹海峡外国油轮的攻击。

美媒称,尽管从技术角度来看,护航船队是解决当前红海护航问题的“现成解决方案”,而且可以立即实施。但实际上无论是航运业界还是美国海军都不愿意采用这种模式。现代航运业竞争极其激烈,为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商船往往采用快速周转模式,以尽快完成进港、卸货、装货、重新开航的过程。但如果要像两伊战争期间那样组成护航船队,需要大量时间用于船队集结,“这种延误会给船东带来巨大的额外运营成本”,而且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实际效果并不比绕道好望角好多少。

而如今的美国海军规模相比冷战时期已经极大缩水,执行护航任务将大量占用“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和“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等主力舰艇。“让这些性能强大、运行费用极其昂贵的海军舰艇在缓慢的护航行动中长期充当护卫舰艇角色,它们就无法执行保护航母或为中东地区提供弹道导弹防御等任务。”

未来威胁扩大化?

更让外界担心的是,12月23日,一艘“与以色列有关”的商船在印度西海岸遇袭,这是本轮巴以冲突后,类似袭击“首次溢出红海海域”。事件发生后,五角大楼将矛头对准伊朗,指控“无人机从伊朗方向发射”,并称“这是自2021年以来伊朗第七次袭击商船”。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这是美国在此轮巴以冲突后首次直接指控伊朗袭击民用船。不过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23日稍晚在德黑兰举行的巴勒斯坦问题国际会议结束后,对美方指控予以驳斥。

“动力”网站称,伊朗不但拥有更多更先进的无人机和导弹,而且还改装了多艘“无人机航母”,它们能搭载大量自杀无人机前往远海执行攻击任务。报道警告称,如果伊朗直接参与此类袭击行动,并动用专门为此目的而建造的“无人机航母”,意味着该地区局势将出现重大升级。不过,也有分析认为,伊朗作为海湾地区的军事强国,并不会轻易直接介入相关海域针对民用船只的袭击行动。